《茂林远岫图》古人借书画神游山水

  省博物馆展览策划部馆员杨勇说:“宋人的山水画都是可观可游的,这同当时人们亲山近水的自然观有非常重要的关系。”

“山高水长——唐宋八大家主题文物展”展厅装饰的翠竹。

  这种现象从唐宋八大家传世的山水游记作品中就已经有所反映,柳宗元的《永州八记》中包括《小石潭记》《始得西山宴游记》《钴鉧潭记》《钴鉧潭西小丘记》《袁家渴记》《石渠记》《石涧记》《小石城山记》;欧阳修写有《醉翁亭记》《丰乐亭记》;苏轼写有《前赤壁赋》《后赤壁赋》《记承天寺夜游》《游沙湖》《石钟山记》《游白水》;苏辙写有《黄州快哉亭记》;曾巩写有《游信州玉山小岩记》《道山亭记》;王安石留下了《游褒禅山记》,有些名篇佳句人们随口都可以背诵出来。

省博物馆藏书画精品北宋李成《茂林远岫图》后宋代书画家向水题写的跋文。

  在杨勇的指点下,记者细心观赏《茂林远岫图》,放眼望去,整幅画面山峰耸立,溪涧奔流,山间云雾朦胧,林木葱茏,屋舍时隐时现,间或有行人、车马、舟船穿梭其间,一派壮观秀丽的自然风光。

省博物馆藏书画精品北宋李成《茂林远岫图》画心近景中的渔人、村舍。

  抵近仔细观察,似是画卷主人有意安排,人们的视线从左至右还可以找到至少三条进入景观的“参观”路径。

  左边,一条溪涧曲曲折折沿着山谷将人们视线一直引向大山深处,陡急之处形成一处处飞瀑,沽沽的水声似乎要破卷而出。有一条小径绕着溪涧在林间时隐时现,与溪涧相交处,便有一座小木桥跨越两岸,木桥或平直,或曲拱,各不相同,意趣盎然。进山之处,小桥之上还悠然走着一行车马。

省博物馆藏书画精品北宋李成《茂林远岫图》画心描绘的溪涧及行人、车马。

  画面中间溪涧平缓,草木茂密,有渔人在溪中张网捕鱼,你呼我应,怡然自得。岸边绿树掩映之下,现出几家村舍,仔细观瞧,一屋中的主客正相向而坐,似在说笑,又似在浅酌。

  画面的右部水面更加开阔,起伏的丘陵向远处伸展,直到消失在天边,人们在这里尽可以极目远眺,在云雾间还可以看到一座在雾霭中突兀出来的宝塔和庙宇惯有的翘角飞檐。近处岸边,有两条客船似在刚刚起锚,船头指向水天开阔的远方。

  从《茂林远岫图》的跋文中,我们知道,这幅画卷本来是陪嫁奁具中的一扇小曲屏。

  其实早在唐诗中,就已出现“曲屏”的意象,唐玄宗朝重臣王琚的《美女篇》中有“屈曲屏风绕象床,葳蕤翠帐缀香囊”,诗中道出了曲屏绕床而展,是设于卧室内的家具。

  苏辙七言绝句《画枕屏》中也提到曲屏与床的关系:“绳床竹簟曲屏风,野水遥山雾雨蒙。长有滩头钓鱼叟,伴人闲卧寂寥中。”

  省博物馆藏《韩熙载夜宴图》中清晰地绘出曲屏样式,而且屏心题有诗句:“一个渔舟堕枕边,丹青浓淡是云烟。野水遥山雾雨蒙,长有滩头钓鱼叟”。

  宋代“画屏”装饰的作用愈来愈倾向映射人们的情感、思想和心绪,以山水入屏,使得文人士大夫们可以暂时抛开冗杂繁忙的日常琐事,想象着山野丛林中的一方净土,枕着这秀美的山水入梦,在“可观、可居、可游”的画中欣赏树木蓊郁、流水潺潺。

  对此,北宋杰出画家、绘画理论家郭熙在《林泉高致》中写道:“林泉之志,烟霞之侣,梦寐在焉,耳目断绝,今得妙手郁然出之,不下堂筵,坐穷泉壑,猿声鸟啼,依约在耳;山光水色,滉漾夺目,此岂不快人意,实获我心哉!”想必千年前的某个夏日午后,向水的曾祖父向纪就是在《茂林远岫图》做曲屏画的床榻之上,由美景相伴欣然小憩。

  记者  郭平

    Posted in 未分类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友情链接